维克多坐在书桌前,低头批阅着公文。他听到一阵脚步声,在书房中逐渐变响,然后一点点轻了下来,最后到了走廊上,然后上了楼梯。大概是仆人在打扫卫生吧,维克多这么想着,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  不过当他将手头的公文看完后,他突然想起,他的仆人绝对不会在他工作的时候进来,而能这样随意的,只有尼可拉斯。之前的脚步声肯定是上楼的,维克多确信自己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  可楼上是天台,而且没有围栏。...


最近疯了。

总是梦见尼可拉斯在维克多面前从6楼的阳台上一跃而下。

总是梦见嘉德罗斯对格瑞说“强者不需要爱情,所以我们之间没有爱。”

总是梦见安迷修执着的追求骑士精神,却没有注意到雷狮孤单的神色。

总是梦见盖亚死在雷伊的怀里。

最后,总是梦见自己回来的时候,谁都不认识我了。


长弧,缘见,不定期更文。


#嘉德罗斯大人生日的时候我在飞机上orz

#格洛伊人设 @一股子说停就停的风 ,谢谢太太


    格瑞和嘉德罗斯有了孩子之后就像隐居起来了一样,他们之间的情况好像只能通过金和雷狮来了解了。这导致凯莉的嘉瑞素材一度稀缺,图文产量低下。那段时间凯莉的主页下充满了各种嘉瑞党催稿求粮的呼声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看到眼前的场景时,瞬间觉得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格洛伊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陪同,而是一个人坐在街道边的长椅上。凯莉急忙冲进一边的便...

#久违一更

#前文 【1】 【2】

#十个部落为异色洪哥,其他非主要用户名我懒得打了


81L 腐就是正义の姐贵

我想我们得加快进度了,接下来两位不是很涉及到事件所以就并起来简单的介绍一下吧。

路德维希,家里排行第三,是德国很权威的科学家,为人非常认真严谨,也很沉稳,很少有犯错的时候,恋人是美食家费里西安诺。爱因斯,家里排行第四,全球最famous的乐队Hetalia中的鼓手,性格比较嚣张(应该吧?),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,恋人是演员卢西安诺。

好了,全部讲完,我们来正正楼。


82L 沉迷于记录素材的小葵fa

正如前面所说,师父是个闷骚+傲娇,这点也得到...

#原来和别人谈论睡姿和梦话时出现的梗


    雷狮突然有点后悔前面分房时,为什么没有要求让安迷修和自己住一间了。旅馆很小,一间房只有一个大床,而雷狮此时和嘉德罗斯睡在一张床上。他现在颇为无奈的躺着,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,却被睡在身边的嘉德罗斯吵得完全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嘉德罗斯半夜不睡觉,而是他在说梦话,还说的特别大声。

    “格瑞!打架!”

    “格瑞!不要老是和那个渣渣黏在一起!”...


如果要了解战后的德国人是如何面对、反省过去的罪恶,对此感受到的困惑、迷茫与愤怒,我觉得可以试着去读一读《朗读者》。不要去注意其中的某些片段,也不要把他当成一本爱情小说,将注意力放在第二部与第三部,试着让自已和一个德国人一样思考……我想有时候我们在黑塔利亚德/国二战以及战后时期的同人创作,或许太过于理想化了。也许有人会说这和历史不是一回事情,但是有时候我觉得,我们也需要一点现实的成分。


#国际学校设定

#多段对话请注意


    三点的钟声响起,原本安静的校园瞬间吵闹起来,学生们从教室中蜂拥而出,准备享受放学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维克多单手抱着书,快步走在通往寝室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维卡,你物理课上收到我的纸条了。”尼可拉斯单肩背着包,紧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维克多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保持沉默,直到走到寝室楼门口才冷声回答:“我不信一个上Further Maths,微积分一节课就听懂的人需要我来帮他补物理。”...

#校园设定,嘉德罗斯和格瑞分别为数学系第一和第二


    嘉德罗斯今天特别奇怪,午休时没有缠着格瑞要求进行解难题的比试,而是坐在椅子上埋头不停在纸上写着什么,眉头紧锁,看样子像是在推算一个困难的公式。他突然站起身,扯下笔记本上的一张纸,走到格瑞面前霸气地把纸往桌上一拍,用一如既往嚣张的语气说道:“格瑞,用作图计算器画一下这两个公式。”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数学系第一又向第二发起挑战了,但是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只是假装镇定。他的眼神一直飘忽不定,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,他的耳尖比熟透的苹果还红。...


    “索瓦,我爱不起来了。”尼可拉斯在吧台上趴伏着,埋在臂弯间的头突然抬起来,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安德烈仰头喝光了酒杯里的最后一口酒,然后将杯子放下,眯起眼睛疑惑地审视着尼可拉斯。正在和吧台边的服务员小姐调情的弗拉维奥也停止了说笑,盯着一脸疲惫双眼无神的尼可拉斯。

    “做多了最近?”弗朗索瓦一边晃着玻璃杯中的红酒,一边挑起眉头,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尼可拉斯有气无力的摇头。...


© 阿珏_等待归来 / Powered by LOFTER